会议展览

会议展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会议展览 > 会议展览

危废论坛“512对话”先锋人物与您共襄行业发展盛举

危废技术网 2018-12-20
 

2018年5月12日下午,全国危险废物无害化处置与资源化利用高层论坛对话栏目准时开始(简称“512对话”)。发改委环资司综合利用处处长杨尚宝,生态环境部固管中心危废部主任郑洋,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巴塞尔公约亚太区域中心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固体废物处理利用委员会执行主任、秘书长李金惠教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全国环境与资源法专业委员会主任陈勇儒,北控城市资源集团总裁赵克喜,山东杰瑞环保科技公司研究院院长岳勇博士与主持人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副主任、总工程师,危废技术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曲睿晶形成了政、产、学、研、用、法、资的“6+1”强大阵容,为与会者带来了一场内容丰富的视听盛宴。

危废技术网根据录音将“512”对话嘉宾发言整理如下,供大家参考学习。


主持人: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副主任、总工程师,危废技术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曲睿晶


主持人:下面我们进行沙发论坛!思想的交锋,智慧的碰撞,行业精英共话危废产业发展!希望各位领导、专家、企业负责人积极深入探讨,紧抓行业热点 、重点、痛点、难点问题,在轻松的氛围中,为在我们危废领域一直致力于产业发展的企业答疑解惑,提供发展思路。

下面我们就直入主题,开始对话。有请杨尚宝处长,想问一下杨处长,作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在推动危废综合利用市场应用这个问题上,我们行业主管部门有什么新的举措请给在座的讲一下。

杨尚宝:谢谢曲主任,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是很难回答的问题。

第一,目前国家对生态环境非常重视,更加加大了对一般固废、危废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置的力度。特别是两会期间,国务院机构改革,成立了生态环境部,发改委保留了原来的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司,说明治理生态环境的力量加大了。从战略规划的角度来讲,下一步危废的管理还应该由生态环境部、发改委以及其他部委共同来推动。

第二,针对我们现在讲的生态环境变化,从党的十八大开始一直到十九大,已经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国家的基本国策来推动,生态文明建设显然也包括了我们的固体废弃物的处理。发改委制定战略和规划,包括一些重大示范项目,今后我们中央预算内资金支持方面,将针对某一些类别专向类和重大项目支持,相对比较集中,目标更加明确,产生的效果也一定要明确。如何推动危废产业发展,我认为除示范项目以外,应该更多的是从发展和战略的角度,以及对危废处理整体规划,这个规划不仅包括全国范围内的规划,同时包括相关部门的互相协调的规划来开展。

第三,建立健全危废标准,制定相关策略。刚才有专家提出危废很多标准很难制定,但是我们仍然要走这条路,用标准和法律的形式来规范我们的行为,而不是说拍脑袋靠行政命令来执行,这肯定是不行的,这个道路走肯定依靠法律,叫依法行政。

第四,创新驱动,以技术创新推动产业发展。用技术的创新来保证危废处理的技术适应或者是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我们下一步要考虑如何搭建好平台,加强技术研发,开展科技成果转化,成立危废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培训危废领域的技术人才,推动危废产业发展。

在此,也希望各位专家学者、企业家对我们工作进行监督,我们也愿意和大家一起推动这方面的工作,让危废工作更上一个台阶!


主持人:非常感谢杨处长。有人经常问我,什么是循环经济,我说循环经济就是节能环保加综合利用。今天我们讲的综合利用、梯级利用,其实就是杨处长一直在从事的工作,也是他始终努力坚持的方向。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掌声感谢杨处长的坚持!

下面有请生态环境部固管中心危废部郑洋主任,对危废无害化处置相关豁免政策以及资质许可证的相关内容进行解读。

郑 洋:谢谢曲主任,这个问题其实应该说是这两年危废领域热起来以后大家特别关心的话题。我们可以说是两个话题,也可以说是一个话题,因为从我们的专业角度来说,豁免是在国家危废名录中配套的制度,许可证又是危险废物的管理过程中一套制度,本身是两套不同的制度,但是它反应出来的问题是共性的问题。就是我们在危险废物的收集利用处置过程中,我们发现我们很多现行的制度可能跟市场的需求之间,有一些不是特别对的地方。我们有一些地方强烈需求希望能够放宽补贴政策和制度上的限制,同时也有一些强烈要求,我在过程中的怎么能够进一步方便市场更好去运转下去,更高效地运转下去,促进我们的综合利用和无害化处置。

同时我们能够把风险控制住,这两者之间是一个辩证的关系,大家都知道《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有一个制度上的创新,叫做危险废物豁免管理的清单,清单本身就是反映在一些领域我们对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过程希望能够打通关口,能够让它更高效走下去的需求。豁免管理清单里面总共列了16种情形,包括生活源、距离家庭生活产生的危险废物收集过程是可以豁免的,也包括像我们的危险废物焚烧过程产生的含金属废物,再拿去冶炼企业提金属,这个利用过程是豁免了。还有废线路板粉碎以后的处置粉去生活垃圾填埋场处理也可以豁免,包括电子废物拆解产生的含铅的CRT玻璃和非线路板的运输过程可以豁免,还有这16种情形给出一些豁免条件。这个豁免的条件反映出来在某些种类的危险废物、某些环节上有强烈的需求,希望能够减少控制,我们市场能够更高效地发展。同时这个豁免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风险可控、可操作、可执行,这是前提的条件,不是说随便就可以豁免。大家可能会说你不要许可证了,我们就不要管了,有些人可能会提这个观点,但是这是在现行我们的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这种情况下,目前还是不可能做到所有的就不管了,因为毕竟大家谈到危险废物的时候首先讲到是危险废物的分险问题,虽然利用领域是目前是一个主要的地方,但是你必须得符合这个无害化的前提之下进行资源化的利用,这是我们一个基本的底线,16种的豁免情形涉及到的六个环节,包括收集的豁免、转移的豁免、运输的豁免,利用的豁免、处置的豁免,另外还有个别的品种是全流程豁免。

不同的豁免条件他是适用于特定的这样一个环节风险的控制要求,你比如说这个废的印刷电路板还有CRT玻璃,我们现在豁免是运输环节的豁免,所谓运输环节的豁免就是你在它的运输过程中可以不需要使用危险货物的运输车辆,可以用非危险货物的货车就可以了,但是它还需要满足一些基本条件,比如防风防雨防渗透。为什么可以对这两种进行豁免呢,因为科学研究表明,我们的废的线路板、CRT玻璃在正常的条件之下,比如在没有加工的时候,在堆放的时候,一般来说既不具有腐蚀性,也不具有反应性,他的毒性也会释放出来,是安全和稳定的状态,所以不需要危险货物的运输车辆。

但是废矿物油还没有豁免,因为除了它的危害相对比较稳定,但是它同时存在易燃性的,为了防止发生燃烧的事故,所以不同的废物是不一样的,另外挥发性毒性的危险废物,或者是废酸为什么不能豁免,因为他的运输是有一定的控制条件的,如果放的太宽了,这个过程中的风险就无法控制了,不同的品种和不同的环节的豁免是不一样的。另外,有一些豁免是考虑到他的可操作性的问题。比如说第一条是居民生活中产生的一些危险废物,比如灯管、废药品,我们说收集是豁免,也就是收集的单位不需要危险废物经验许可证,这块为什么豁免,因为它是一个社会分散产业,你本身他的收集难度就非常大;第二个居民生活产生的量非常小,这种情况下,我把他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以后,他的风险非常低的,所以我不需要有专门的经营单位去管理它,但是收集来以后,积少成多攒起来了,风险增加了,收集之后就不能豁免了。攒起来量到一定程度之后,后面的环节就要拿到这个管理轨道里面来,这个就是我们豁免清单这么一个制定的出发点,一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之下,二要考虑到现实的这种可操作性,我们允许它在一定条件下豁免。这是我们豁免清单的一个创新。

第二个讲到,我们在2017年底的时候,我们部里面有一个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修订的一个征求意见稿,这个征求意见稿在后面提出来一些创新性的一些内容,这些内容实际上也是在考虑我们的这个危废经营许可制度本身的管理上,有一部分根据市场的需求呢,我们可以适度的放宽。同时有一部分是加严的,这个在许可证办法里面在不同章节是有不同的体现。

比如说刚才在发言的时候,刘兆彬司长讲到标准的问题,包括曲睿晶主任多次讲到的危险废物利用处置的标准,李金惠老师也讲标准问题,我们在新的许可证管理办法里面特别强调加严了这一条,就是危险废物综合利用后的产品你要符合相应的产品质量标准和污染控制规范的要求,这块在我们过去法律里面是有的。循环经济促进法里面就讲到,国务院质量监督主管部门、循环经济主管部门和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要制定资源综合过程的产品质量标准,防止造成二次污染,但是现状是标准体系里面利用的这块标准还是比较空缺的,李金惠老师的报告里面讲到,现在有关的标准7、8个,其中焚烧填埋的比较多,涉及到综合利用只有矿物油。大众是没有这个标准,所以在新的许可证办法里面就加严了,强调了的这个标准的要求,也就是你去利用是没有问题,但是二次利用的产品也好,原料也好,必须控制相应对人体健康的威胁和对环境的威胁。

放宽的有一些内容写进去了,但是最后能不能成为这个最终发布的文稿,我们现在还不好说,对这一块来说特别涉及到放宽的创新型内容,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观点,还是要有争议、有讨论、有博弈的过程。我们在地方其实有很多已经在实践,比如我们收集许可证的制度,过去收集许可证2004年许可证办法就列了两种废物,一种是废矿物油、一种是废镍镉电池,现在来看我们有大量的分散源的小微企业产生的危废,还有就是生活源的废铅蓄电池,汽车的三元催化剂,这样一些东西它的收集是已经在现实中存在很大的困难,而我们现在许可证只有两种,其他的又不能发许可证,这就造成需求和制度之间的矛盾。所以在新的办法里,首先我们把铅蓄电池加进去了,其次还加进去省级环保部门可以根据本地区需要决定要不要发其他经营许可证,这个我们就想打通收集环节。

我们有一些地方做了试点工作,比如上海、江苏开展的什么呢?开展工业园区内的危险废物收集贮存体系的建设,或者点对点的试点,一家特定企业产生的危废是下流特定企业的原材料,这家企业用完生产出二次产品可能能够返回到上家去,这就体现了包括梯级利用,包括上下游之间循环利用这样一个理念。但是现在许可证要求下游的企业既然拿的别人的危废就要有危废的许可证,就这造成下游企业就不愿意办这样一个许可证,因为对他来说本人只收一两家企业,特定的企业来源危废。然后我的量也没有多少,但是如果办了许可证的话我要履行一大堆危废物管理制度要求,对我来讲是得不偿失的,另外这个原料对我来说也不是必须要用的,一定量是可以用,但是如果你给我很多要求的话我干脆不要用了,不干这个事情。这也是很多危险废物在利用过程中很难走通的问题,目前版本里面也提出来在一个工业园区内特定点对点利用或者说产废企业自己第三方企业,在厂内对自己企业的利用,我是不需要去领取这样的许可证。同时我其他的相应管理制度要约束这个企业,不是说我不拿证了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不可能的。我还是要遵守相应的标准和规范,这是要求,另外之所以我们敢这么建立这个制度,就是因为后面还有其他的制度跟上来进行配套,包括管理税法,管理税法对产废企业还有要求,产废企业不符合国家规定要求的话就要去补税,这样对企业的话也会对实政单位进行管理,不管在哪儿进行处置都是同样标准,同样要求,同样风险控制的水平。这样才能提升我们危险废物全国整个行业利用处置水平,而不是说大家还像以前只盯着一个经营单位,而其他的放着不管了。所以今天讲到的这个豁免清单制度、许可证制度,根本上的考虑就是两手抓两手硬,一手硬是相应的标准规范和监管是一视同仁的。第二就是在基本的无害化前提下我们管理制度是可以进行调整的,可以去支持有正当需求企业更顺畅的开展利用,来促进行业发展,基本就是这样一个考虑。


主持人:谢谢郑洋主任的专业解读,我想各位参会代表一定来有所得。

下面有请李金惠教授,请您大胆的预测一下现在国内这种危废热;根据您发展接触到国外这么多的情况以及在国内调研的情况看,国内将来危废产生的量这种趋势以及处理的技术,这个资源化所占的这么一个比重会有多大?谢谢!

李金惠:我讲一个例子,在90年代,美国人搞危废的时候,他有一个咨询市场,但是他的咨询是什么呢,包括污染厂的修复、环境咨询市场,污染厂的修复危废占到70%,这说明危废产业实际市场很大。

第二,从产业发展的趋势来讲,美国在80年代初,危废产生是2.5亿吨,但是现在也就是2000-3000万吨,这说明什么问题呢?产业一直在升高,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具体管理过程的调整,过去他把这些大量的液态废物纳入到危废里面,他觉得有一些东西分步的,所以他就把一些废物从名录里面剥离出来,看着量就小了。但是我们做产业,无论是否列入到危废名录,最终只要是废物还是要处理的,实际上我们现在是解决一个行业的问题。所以在中国市场,我认为工业是一个增长阶段,危废产业也是一个增长阶段,危废3000-5000元/吨的环保税的征收,必将促使产废企业调整产业结构,开展危废减量化产出、资源化利用、无害化处置。我预计2020-203年将是危废产业发展的一个峰值。


主持人:由此看来,危废产业发展黄金时期至少还有十几年,请大家放心,撸起袖子加油干吧!

下面有请全国环境资源法专业委员会陈勇儒主任。作为环境法方面的专家,您参与了很多这方面的工作。请问,大家比较关心的循环经济促进法的修法工作,现在到了什么阶段,是要改成综合利用法是吧;还有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到了什么阶段,还希望我们在座的做些什么,能给您提供一些什么样的案例。谢谢!

陈勇儒:大家好,我觉得我下面的发言可能因为在座都是做这方面投资的或者技术的,我讲的可能每一句话大家都有必要认真记下来,而且里面蕴含大量的商机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讲一下环保税法对产业的利好影响。在我们广东省粤西地区有一家国有企业做冶金的,在环保税法实施前就已经产生大量冶金废物,这些废渣堆在哪些地方呢?堆在沿岸出海口。原来没有事情,但是现在要怎么做?环保税法实施以后由于没有获得环保部门的审批通过,他所堆积的是完全非法的,按照环保税法规定每吨废渣需缴纳25元税费。这个时候商机就来了,在座的今天有冀东水泥公司的,还有北控城市资源的,这家企业非常需要你们帮助他的忙,赶紧去消化他不能消化的冶金废渣,这是一个非常重大制度上的改变导致的商机。

 第二,危废许可证制度修订对产业的影响。因为我明天九点半有一个“新危废管理制度下的利薄时代”的报告,并就许可证制度做详细讲解和分析,我们是最应当要找我把对这个许可证的意见转达给郑洋主任的。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这个制度将非常大的影响到在座各位投资于危废产业的利益。就是说今后的投资决策可能要做重大的调整,因为这个利润减少了,为什么这么讲?刚刚郑主任提到,危废收集证要大幅度扩容,各个地方已经在做相应的试点,每个区县都有一到三个的中级许可证要颁发。收集许可证会带来什么重要的影响?很明显这些专业危废处理企业利益大幅度下降了,这是一个。

第三,就是改变受益权者草案。为什么大家要通过我们法律人士向郑主任表达强烈的意见,就是你们很多大型企业在这个许可证管理制度修正案当中,已经明确讲到鼓励产废企业,自建危废处理这样的设备和中心,而且不用拿许可证,这是非常关键的。但是我们大型危废处理企业重要的来源俨然有效,80%的利润来自于20%的大型企业。这些大型企业在综合判断技术可行性之后,这对在座各位做技术的人产生重大影响。我明天9点半讲到这个利薄主题讲解对在座各位包括技术专家还有投资专家影响是非常大的。希望大家听了之后能够大家共同地把这个意见集中反映给郑主任,看看这其中能不能再次进行利益的整合或者调整。我就通过这一些实际的例子给大家做一个抛砖引玉,谢谢大家!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也不能再多问了,期待明天上午9点半,听陈主任的专题报告。

有很多嘉宾刚才发言都说了现在小企业不好做,都是大企业在做,也是“二八效应”。下面问一下赵总,北控的战略布局危废实际上很早,现在看有什么体会,另外就是我们大家来了都要有一些福利,刚才陈主任也说了应该要给我们一些普惠,大家能跟着北控做些什么,有请赵总。

赵克喜:我介绍下北控。北控是北京市国有企业,主要是做危废,目前我们做的包括医废、电子拆解、无害化处置危废中心。实际上,北控从2014年开始进入危废行业的,对整个危废行业来讲,资源化应该是我们每个企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危废行业现状。2017年整个危废行业总共是几百亿的项目交易额,这么大交易额项目最终能够真正开起来、产生价值的、有效益的很少。无害化处置项目多,资源化利用项目少;危废行业里面人才缺口较大。

危废未来发展。我们产业大省,每个县都有一个危废处置中心,将来是利薄时代,我们怎么样面对未来?一是提高安全环保意识;二是精细化管理。有了这两条你才能立足于未来。对整个危废行业来讲,我认为无害化应该是资源化的基础,资源化应该是我们每个企业发展的重点,这个行业是三年光速发展机会,只要技术性,因为技术太多了,分门别类,你怎么样找到未来,那就是企业效益,技术向资本靠拢,迅速圈拢物资。


主持人: 谢谢赵总。

下面我们就有请山东杰瑞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研究院院长岳勇博士,原先是生产设备制造商,现在做最难处理的油泥运营,也在做有关化工园区污染修复。有请岳院长介绍一下他们先进设备和经验。

岳勇:我从民企业上谈点感受,我们是做危废名录里面SW08废矿物油油田油泥的治理,还包括一部分现在像废油漆、钢厂含金属炼钢油泥的运营,做得相对是比较专。从企业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做这个因为当时是立足于油气田行业,我们股份公司原先就是做油田设备服务的,我们现在也是从油田危废来开始做的。今天做为一个民企的代表,也很荣幸、很幸运有这个机会和政府相关部门领导、专家、参会代表进行交流汇报,我有三个感触。

第一,规范发展,要把现在危废供应商做一个清晰界定。我看今天很多专家讲了,我在去年有幸听了刘老师的课,现在发展利用就是2100多个,平均到每家处理大概是227万吨的规模,在统计上实际上处理能力只有0.7万吨的能。如果政策引导不管是你建综合性的危废处理厂也好,还是想做危废名录某一单项危废,要对未来市场规模心有一个比较清晰、准确的判断。

第二,制定技术规范,提高危废技术门槛。希望监管部门一定要提高危废资源化技术和无害化处置技术也好。我们要帮助企业把真正能够使用、达标、处理的技术把好关,进到这个行业里技术一定是达标处理的,一定是符合国家的要求法律法规的。

第三,制定相关政策,引领行业发展。希望我们监管部门营造公平竞争的行业发展良好氛围,不管是政府政产学研用合作还是国企、民企在这个行业里头,大家才能够非常规范、科学、正规地去进行一个发展。


危废发展新机遇,击鼓扬帆正当时!"512对话"嘉宾就行业关切问题进行深度剖析,为与会者厘清了思路,指明了方向;"512对话"或将成为今后危废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其中的参与者们必将成为推动危废产业发展、生态文明建设发展的新动力!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16号京仪科技孵化器5层   联系电话:010-68300230  E-mail: liuxi@chinawfjsw.com office@acefswdsc.com
版权所有(c)北京神州共创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8号